跳到主内容

如何向成人灌输一个观点

在上一篇"统计图整理"中, 展示了如何把一个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bar p0 变成性冷淡的bar: p7

大家的反馈主要是对Remove lines到direct label的那一部分不认同. 也就是从去掉grid, 去掉座标轴, 到直接将数据标注到bar上. p5

p7

专业设计师如西乔都认为"觉得水平线还是应该保留,目前有些影响可读性", 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感觉. 很可能这是大多数人的感觉.

"统计图整理"一文中我说,

如果做乙方的话, 一定要花足够长的时间给甲方洗脑, 洗到less is more形成本能. 如果你省掉了什么时间, 一定会乘10花到工作时间上.

我只讲了目的, 没有讲解方法. 作为完整的课程, cousera这门课不仅仅讲解了如何作图, 实际上还悄悄演示了如何"洗脑".

成人教育的特点

面向成人的教育与面向青少年的学校教育不同, 成人有自己的思想, 如果教师的观点与学生现存的观点相抵触, 是很难将教师的观点植入进学生心中的.

在cousera老师讲课的时候, 学生也是某种程度的"甲方", "应当保留水平线"是很多人预存的观点. 那么老师在讲课时, 要么停止在这一步之前, 不与学生发生冲突, 要么就要预先清除障碍, 为植入观点做准备.

过程简述

课程视频, 可能需要选课或者至少旁听才能看到. 以文字简述之.

1. 连续建立认同感

在提出data-ink是不可或缺的, 和chart junk应当尽量抛弃这个原则以后, 先进行一组操作

  • Remove Background Colors ->
  • Remove redundant labels ->
  • Remove Borders ->
  • Reduce Colors ->
  • Remove special effect ->
  • Remove Shade

这些步骤中, 很容易取得学生们的认同. 其中在reduce colors时, 老师说明了作者目的是为了以培根与其他食物相比. 那么只保留培根的颜色作为突出是很容易接受的.

2. 设计问题

在cousera的视频上, 有课堂提问功能, 就是视频正在播放时突然停止, 显示出一道选择题或者填空题, 学生回答, 提交答案, 给予学生反馈以后, 视频再继续进行. 于是在这里,

突然出现了一个问题: 看下面的统计图, 请估计Bacon和Potato Chips之间的差距( ), 并估计Bacon与Pizza之间的差距( ). p5

这其实是个挺好玩的问题, 我相信您看到这个也会跃跃欲试猜测一下.

3. 引导推理

显然不论目测如何精确, 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误差的, 我目测的已经是相当准确了, 我当时估计Bacon和Potato Chips之间的差距=10, Bacon与Pizza之间的差距=240.

然后视频中给出反馈542-533=9, 533-296=237.

接着老师站出来说话了:

大家看, 虽然有水平线, 但这些水平线并不能精确帮我们分析差距啊. 好像也帮不上忙呢.

接着应当又重复一遍data-ink的定义, 强调是non-erasable core. (应当这样, 可惜实际上老师在这里没有做)

4. 得到目标结论

老师接着说:

既然水平线也帮不上忙, 那么所以, 不如就此去掉吧. 但去掉水平线以后跟y轴又不好比对, 那干脆把数据直接标注在每个柱子上. 这样虽然读者要计算一下. 但却可以准确获得信息哦.

复盘

面向成人的教育, 不可以直接进行观点的灌输. 需要由成人自己推理得出倾向, 然后在引导至目标观点上.

比如你想灌输的观点是D点, 那么需要:

  1. 先给出基本概念, 然后从大家都认同的A点开始给基本概念感性认识,
  2. 接着在B点上抛出问题,
  3. 在C点引导大家一起推理, 推理时要引用预先设定的基本概念,
  4. 最后由学生自行得出结论D.

看到了吧, 每一个课堂提问其实是精心策划的.


附课程字幕:

3:30 There's still a lot of gridwork left in this image and it's a bit unclear what the value of this gridwork is, so we're going to drop it. Now grids can be valuable, but they're often just a distraction. For the moment though, study the image. What's the difference in the number of calories between bacon, our data point of interest, and say, potato chips or chili dogs?

插入随堂测验

3:52 Just removing the lines doesn't make it easier to read. But the values of the data are pretty simple here. So let's directly label each bar in the graphic.

我的观点

其实我仍然不认同直接标注数字这件事. 统计图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给人以直观印象, 要我看着标注数字心算已经背离了统计图的初衷了. 南丁格尔前辈不会认可的.